他帶著自己的 “天空之鏡”,拍下了極致的自然美!

他帶著自己的 “天空之鏡”,拍下了極致的自然美!

全文圖片選自《鏡像:浮華》,2016,第 7 版。120×155 厘米,感謝倫敦漢密爾頓畫廊和紐約羅伯特·曼畫廊提供數字顏料打印圖像。

鏡子,是我們生活中常見的用具,用法自不必多說。而在澳大利亞攝影師默里·弗雷德里克斯鏡頭里,有一面 “魔鏡”,它照不出我們眼前所見的景致,也照不出我們自己。

弗雷德里克斯出生于 1970 年,從小在悉尼長大,在悉尼大學主修政治經濟學專業。他曾用 5 年的時間在中東、喜馬拉雅山脈等地方旅行,并由此接觸攝影,后取得澳洲新南威爾士大學藝術碩士學位。

在 2003~2010 年期間,他在澳大利亞腹心之地艾爾湖(Lake Eyre)拍攝作品《鹽》的行為被拍成紀錄片,曾在全世界 70 多處藝術節上播放,并在世界各地的電視節目中播出,贏得了諸多重量級獎項。本文介紹的帶有 “魔鏡” 的這組作品《浮華》(Vanity)也是在艾爾湖上拍攝的。

艾爾湖位于澳大利亞炎熱又干燥的平坦大陸,一年中的大部分時間都處于干涸狀態。每當雨季過后,湖水蒸發殆盡,湖床上就會結上一層含鹽沉積物,鹽類沉積物所堆積成的千姿百態為人煙寂寥的大地增添了一道奇幻詭秘的非凡景觀。

弗雷德里克斯在湖面上放了一面 1200×1700 毫米的鏡子,分別于黎明、黃昏和夜晚進行拍攝。這些抽象且超現實的畫面,完全是實拍出來的,沒有任何后期處理,令觀者覺得難以置信。

鏡子斜斜地立在湖面,因此能同時捕捉到湖面和天空的景色,周圍環境頗為荒涼,好像是自然環境正在虛榮的 “顧鏡自憐”。湖水中的鏡子也將空間割裂的同時統一到了一個畫面里,在這極簡的畫面中,鏡子仿佛通往另一個世界的任意門,也為人們提供了無限的想象空間。

對話默里·弗雷德里克斯

采訪者: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攝影的?

默里·弗雷德里克斯:我從小就對照相機很著迷,在學校里曾經學習過攝影和光學,后來在悉尼大學獲得政治學和經濟學學位后,我開始四處旅行,買了一臺尼康 F2 相機,并開始從事全職的攝影工作。

采訪者:你拍攝的照片主題主要是什么?

默里·弗雷德里克斯:我拍攝的風景照片比較多,都是關于景觀與建筑的。

采訪者:你創作這組作品《浮華》的初衷是什么?

默里·弗雷德里克斯:我想通過視覺來描述一種我在如艾爾湖般空曠遼闊的地方時所產生的一種感覺,一種經歷。讓看到照片的人,也能一下子感同身受。

采訪者:你為什么會選擇在艾爾湖拍攝?它有什么特殊的優勢嗎?

默里·弗雷德里克斯:選擇艾爾湖是因為它幅員遼闊,地勢平坦,而且我可以很簡單地選出一個最佳位置,因為任何一個位置在這樣的環境中都顯得很渺小。在艾爾湖,我也可以利用空間、色彩和光線等微妙的自然元素,把這些 “特征” 一一作為研究對象來拍攝。

采訪者:拍攝前你會做哪些準備工作?

默里·弗雷德里克斯:艾爾湖非常偏遠,我一般每次會獨自在那里工作一周左右,所以前期準備工作 “工程浩大”,我會反復調試相機等拍攝器材,確保充足的電池儲備,還會檢查拍攝的道具,確保它們正常使用。

當然,還要做好自己的后勤補給,畢竟在一周左右的時間里,沒有人會來為我提供幫助。

采訪者:一天中你會選擇什么時間拍攝?

默里·弗雷德里克斯:我會選擇早晨和傍晚,以及沒有月亮出現的午夜拍攝,因為這些時間段會有不同顏色的光線,拍攝出來的畫面會很豐富。

采訪者:你能為我們介紹一下那面 “魔鏡” 嗎?每一次要怎樣運送和安裝它?

默里·弗雷德里克斯:它是一面 1200×1700 毫米大的鏡面,背面有一個支架來支撐它。它可以完全靠自己的重量來阻擋被風吹倒。

我會用一輛手推車來運送鏡子,選擇距離岸邊大約 7 公里的湖面位置為拍攝點,所以每次將鏡子由岸邊推到湖中也不是個簡單地過程。

采訪者:你怎么把鏡子弄得那么干凈?

默里·弗雷德里克斯: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步驟,每次拍攝前,我會用專用的玻璃清潔劑,認真的清洗整個鏡面大約 1 小時之久。

采訪者:你在拍攝過程中遇到過哪些困難?你是怎么解決它們的?

默里·弗雷德里克斯:可以說,整個拍攝工作過程都很艱辛,困難重重。在咸水湖里工作必須保護好所有的器材,一旦碰到湖水就會產生腐蝕,所以我會在湖面上放一張野餐桌,再將相機等設備架到桌子上。

我通常會經歷夜間拍攝,需要克服強烈的困倦感,可是完成拍攝后的白天時間雖然不用工作,但十分炎熱,導致難以入睡。這些困難我始終沒有找到很好的解決辦法,所以只能是勉強忍受。

采訪者:你有特別難忘的拍攝經歷嗎?

默里·弗雷德里克斯:最令我難忘的是拍攝工作剛起步的那個時刻,因為這組作品源自我腦中的一個 “瘋狂” 的想法,當我付諸于行動,第一次用鏡頭來實現這個想法時,體驗到釋放創作激情的快感,并且對接下來的拍攝充滿興奮的期待。這種感受讓我著迷,久久難以忘懷。

另一個讓我難忘的,是每一次夜晚拍攝星空時,我獨自一人用手拖車推著鏡子,從湖岸向湖心走 7 公里的路程,我會看到整個星空似一個穹頂把我包圍起來,星空也映在整個湖面上,仿佛我置身璀璨的銀河系,那種感覺簡直太奇妙了,甚至任何語言描繪起來都很蒼白無力

采訪者:通過這組作品,你想表達什么樣的情感?

默里·弗雷德里克斯:這組作品表達了我對空間環境的一種情感體驗,自 2003 年以來,我已經去艾爾湖 22 次,并且每次都會呆上一段時間。對我來說,這是一個非常熟悉的地方,但用視覺作品來展現我融入其中的感受也是一種挑戰。

對我來說,鏡子代表著人性中固有的 “自我”。鏡子可以被看作我們執迷于自己、個人乃至集體的一個象征。所以在這一系列作品中,鏡子不再反映我們 “自己” 的表象,而是牽引著我們的目光,使它遠離我們自己進入自然環境中,帶動我們與光、色彩和空間進行情感接觸。

采訪者:你有工作團隊嗎?

默里·弗雷德里克斯:我以前一直是一個人工作,現在有一個助手,我們的分工基本是平均的,他會幫助我進行前期工作,但是在艾爾湖的拍攝工作完全是我自己完成。

采訪者:你會繼續這個系列的創作嗎?

默里·弗雷德里克斯:每一次從艾爾湖結束拍攝回來,我都會說 “這個系列該結束了”,但是我總會突然有一個新的想法,想用鏡子展現新的景致,所以我又繼續了。

默里·弗雷德里克斯(Murray Fredericks)

(圖:默里·弗雷德里克斯;文:格瑞特)

(本文原刊載于《攝影世界》2018 年 10 月刊)

分享到微信

首頁 » 影像 » 攝影師 » 他帶著自己的 “天空之鏡”,拍下了極致的自然美!

财神捕鱼打财神秘诀 黑龙江快乐10分麻将图 山东时时彩app 1zplay 电竞比分 广东新11选5软件 竞彩篮球大小分 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门户网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时间 雪缘园足彩比分直播新闻 湖北快3号码表 ewin棋牌安卓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