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生死交匯” 的地方,他拍出了如詩如畫的風景

在 “生死交匯” 的地方,他拍出了如詩如畫的風景

在 18 世紀的歐洲,一種被稱為 “風景如畫” 的美學應運而生,它的字面意思是,風景看似像一幅畫。

風景如畫也是一種戲劇,戲劇中園藝大師被大莊園雇傭,來塑造和馴服自然,以更好地符合并展示其審美。

而圖像如畫主要得益于各個部分的和諧安排,如前景元素的架構、中景興趣點的布置和令人愉快的遠景。

《閃耀之環》(Circle of Light),拍攝于墨西哥奇瓦瓦沙漠,2006 ? Alfredo De Stefano

當然,并非所有的風景都是如畫一般。相比之下,雄偉的山巒、無盡的海洋和狂野的風暴,它們獨特的美被描述為 “崇高”,使觀賞者驚嘆不已。

崇高的力量不僅表現在視覺上,更在思想意識和精神上令人信服且無法抗拒。

《螢火蟲》(Fireflies),拍攝于墨西哥奇瓦瓦沙漠,2006 ? Alfredo De Stefano

墨西哥藝術家阿爾弗雷多·德·斯蒂法諾(Alfredo De Stefano)被沙漠的壯美所吸引。

30 年來,他一直在世界上許多干旱地區拍照,不僅拍攝沙漠風景,還制作裝置藝術與風景對話。

阿爾弗雷多·德·斯蒂法諾的創作不僅是向崇高的大自然致敬,也是通過視覺交流方式對沙漠生活的體驗。

《云梯》(Ladders to the Sky),拍攝于墨西哥奇瓦瓦沙漠,1999 ? Alfredo De Stefano

阿爾弗雷多·德·斯蒂法諾出生于墨西哥東北部的蒙克洛瓦市,是墨西哥最重要的當代概念攝影藝術家之一。

他的作品曾在五大洲的 90 多個團體和個人展覽中展出,刊登于多本書籍和雜志,并被全球多個公共機構和私人收藏。

《綠洲》(Oasis),拍攝于摩洛哥撒哈拉沙漠,? Alfredo De Stefano

在過去的十年里,阿爾弗雷多·德·斯蒂法諾致力于創作《光風暴》(Storm of Light)系列,這些作品都是在沙漠中拍攝的。

沙漠是阿爾弗雷·德·斯蒂法諾多熟悉的,而他也愿意用詩意的眼光探索世界的沙漠,來呈現無窮盡的干旱地表和人類想象力之間的碰撞。

對話阿爾弗雷多

你最著名的作品都是在沙漠地區完成的,是什么吸引你去環境如此惡劣的地方創作的?

阿爾弗雷多:沙漠使我產生了一種無法解釋的好感,我一遍遍走向沙漠,就像一層一層剝洋蔥,它的魅力使我飽含淚水又充滿快樂。

我看到沙丘在漫游,像朝圣者一樣穿越風景;我看到山谷被脆弱的浪峰環繞,浪峰隨著風的變化而移動和奔涌。

《印加之路》(Inca Path),拍攝于智利阿塔卡馬沙漠,2014 ? Alfredo De Stefano

這些場景我再熟悉不過了,我能讀懂它們,就像水手讀懂星星導航一樣。看到這一切,我總會問自己,為什么它們依然使我著迷?

你認為答案是什么?

阿爾弗雷多:沙漠使我驚嘆不已,使我充滿能量,使我想走近它并親身感受在沙漠中生存和死亡的意義。

我想探索這個問題,哪怕只是為下一個問題做準備。但我發現,我想知道的第一個問題也是唯一一個問題:沙漠里的陽光如此強烈,這些 “光風暴” 到底要去哪里?

《血樹 2》(Bleeding Tree 2),拍攝于智利阿塔卡馬沙漠,2018 ? Alfredo De Stefano

你如何描述自己的 “觀看之道”?

阿爾弗雷多:我的作品與拍攝地點有關,我并非簡單地描繪每個環境或確定構成它的元素,而是要記錄那些奇怪的、稍縱即逝的東西。

你是如何著手進行這些奇怪而短暫的 “干預措施”,并在相框里放置物品和人物的?

阿爾弗雷多:我使用大量自然元素、人造元素以及人物,在廣闊的沙漠中創造場景或舉辦活動。


《先知》(The Prophets),拍攝于阿根廷普納高原沙漠,2012 ? Alfredo De Stefano

沙漠的廣闊讓人感到壓抑,因此我在沙漠中構建親密空間,并將它們記錄下來。

有的照片暗示了人類與沙漠的關系,是對人類造成的地球沙漠化的諷刺,看似宏偉卻令人心有余悸。

通過這些圖片,你想向觀者傳達什么?

阿爾弗雷多:事實上,我想創造關于生死的視覺故事。但當我在廣闊的沙漠里布置場景、拍攝照片時,我把它當作個人生死觀念的一部分。

但這并不是對死亡的極度恐懼,也不是西方文化試圖逃避的悲劇性結局;相反,死亡被理解為生命的尾聲,而出生是生命的序幕。

生與死是同一事物的兩個方面,我相信思考生與死的意義,沒有比沙漠更合適的地方了,在沙漠里,我們總能看到生機勃勃且永恒更新的地平線。

《游牧民 2》(Nomad 2),拍攝于蒙古戈壁沙漠,2013 ? Alfredo De Stefano

你曾說你的作品 “體現了這個地方”。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阿爾弗雷多:我的作品與大自然密切相關,我喜歡對沙漠進行 “藝術干預” 并將其與自然景觀 “對話”。

我認為,每個地方都需要獨特的藝術干預,哪怕僅僅是對自然環境的調劑。這就是我的作品 “體現了這個地方” 的意思。

事實上,這個觀點是德國哲學家馬丁·海德格爾 (Martin Heidegger, 1889-1976) 在其文章《藝術與空間》(Art and space) 中寫道的。

他認為應從對一個地方的主觀體驗角度來思考藝術與空間的相互作用,以這種思維方式,雕塑或裝置藝術將不再是對空間的征服,而是作為一種視覺形式,代表一種觀點。

你拍攝的第一個沙漠是哪里?

阿爾弗雷多:是我家鄉的奇瓦瓦(Chihuahua)和索諾拉(Sonora)沙漠。1990 年代,我開始在那里拍照,從那時起,它們便是我最常創作的地方之一。

《預言者》(The Prophet),拍攝于秘魯西庫拉沙漠,2014 ? Alfredo De Stefano

你還在世界上哪些大沙漠開展攝影項目?

阿爾弗雷多:2008 年我去了埃及,在東撒哈拉拍攝;2012 年底和 2014 年去摩洛哥拍攝了沙漠西部的照片。

另外,2008 年我在智利的阿塔卡馬沙漠開展了一個項目,2014 年又去了一次。從那時起,我開始在世界上許多地方拍照。

包括納米比亞的喀拉哈里沙漠(2011、2018)、阿根廷普納沙漠 ( 2012 )、蒙古戈壁沙漠(2013)、秘魯西庫拉沙漠 ( 2014 )、位于印巴邊境橫跨塔爾河的塔爾沙漠 ( 2014 )、美國亞利桑那州和猶他州的沙漠 ( 2015、2016 )、位于美國新墨西哥州圖拉羅薩盆地的白沙沙漠 ( 2017 ),以及在冰島被稱為 “黑沙漠” 的冰凍高原 ( 2018 )。

《吉普賽人》(Gypsies),拍攝于印度塔爾沙漠,2014 ? Alfredo De Stefano

是什么吸引你去這些地方拍照的?

阿爾弗雷多:每個沙漠都有它的獨特之處,比如多樣的地質形態和色彩、當地人的民俗文化等。

正是這種多樣性吸引著我,使我對每一個地方都充滿好奇,也使我的作品與眾不同。

也就是說,你在沙漠里發現了很多有趣的事。

阿爾弗雷多:是的。對大多數人來說,一提到 “沙漠” 二字,他們的第一反應是一個空曠且只有沙丘的地方。

畢竟我們總是用 “沙漠” 這個詞形容一個沒有生命、遙遠而荒涼的地方。但每個沙漠都是一個生態系統,有不同的物種和棲息地。

事實上,世界上的干旱地區居住著 20 多億人,覆蓋地球表面 40% 的面積。

《紅色木乃伊》(Red Mummy),拍攝于美國白沙沙漠,2017 ? Alfredo De Stefano

這真是令人驚奇!我不知道原來有這么多人居住在沙漠里。

阿爾弗雷多:其中很多地方人類居住已有數百年,也許更令人驚訝的是盡管這些沙漠位于不同的大洲,相距遙遠,但他們的文化卻有許多相似之處,比如行為、衣著、建筑、食物等。

沙漠中的居民總是以一種特殊的方式相互聯系,有時很難解釋,也很難理解,這也是我想在作品中體現的。

《鳥》(Birds),拍攝于墨西哥奇瓦瓦沙漠,2000 ? Alfredo De Stefano

你還談到行動的相互聯系,即世界上某一地區發生的事與遙遠的地方有著密切的關系。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阿爾弗雷多:我用一個例子來說明這種聯系。在非洲沙漠上形成的強烈風暴產生了巨大的風。

這些風穿過大西洋到達南美洲,它們對亞馬遜叢林中的許多植物授粉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如果沒有非洲沙漠形成的風暴并綿延數千公里,該地區的許多植物就不會存在。

我試圖探索這些聯系,并在作品中呈現,但在一張照片中展現如此宏大的想法一定是非常抽象或概念性的。

觀眾很難理解嗎?

阿爾弗雷多:大多數觀眾對我作品的第一反應是關于 “和平與美麗”。當然,我知道這是他們第一次看到作品時的感受,但這些照片的意義比畫面本身更深刻、更富內涵。

《北極光》(Aurora Borealis),拍攝于冰島黑沙漠,2018 ? Alfredo De Stefano

在創作中,你發現了什么意想不到的東西?

阿爾弗雷多:去沙漠拍照前,我總會提前計劃,并希望根據攻略找到預想的環境。然而,沙漠總是充滿驚奇,我經常不得不改變計劃。

對我來說,知道如何 “傾聽” 沙漠,與居住在沙漠中的人一起生活、了解他們的文化非常重要。

因此,為了探索不易發現的東西,我必須理解每一片沙漠的物理特征和人類文化。

《藍色石頭》(Blue Rocks),拍攝于智利阿塔卡馬沙漠,2008 ? Alfredo De Stefano

可以舉例說明嗎?

阿爾弗雷多:有一次,我們為一個澳大利亞項目進行旅行考察,但最終沒有實現。

當時,我們在位于歐洲大陸中西部的吉布森沙漠里探索與當地土著居民開展項目的可能性。

為了解釋我們是如何工作的,我給他們看了一些我早期在世界各地沙漠中拍攝的照片,幾乎觀看全程他們都保持沉默、毫無反應。

但當我打開一張火圈的圖片時,寂靜終于被打破,他們開始相互交談并笑出聲。那時我才明白,在他們的文化中,火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元素。

因此,當照片包含一個有意義的符號時,我們才能找到交流的話題。

《火圈》(Circle of Fire),拍攝于墨西哥巴哈沙漠,2002 ? Alfredo De Stefano

你在沙漠拍照時也拍了一些視頻,這些視頻是對圖像蘊含意義的延伸嗎?

阿爾弗雷多:它是另一個項目。事實上是作為一種補充,通過當地人的民俗文化為觀眾提供一種理解沙漠生活的方式。

你不僅拍照片,還拍電影。

阿爾弗雷多:是的,除了作為攝影藝術家,我還創建并管理著一個名為 Luz del Norte(北極光)的非盈利組織,致力于促進和擴大攝影實踐的多樣性。

通過這個組織,我們在攝影領域做了很多有意義的事,包括發起拉丁美洲最大最重要的攝影比賽;為墨西哥的攝影師提供去海外從事藝術創作的獎學金;為在該領域工作超過 20 年的學者或攝影歷史學家頒發獎項;除此之外,我們還出版墨西哥和拉丁美洲作家的攝影隨筆。

是什么促使你創建這個公益機構的?

阿爾弗雷多:在墨西哥,幾乎所有的文化推廣和財政支持都來自政府,而政府的文化預算每年都在減少。

當然,也有一些私人慈善機構支持藝術工作,但數量很少。因此,我們想通過 Luz del Norte 更好地管理、協調資源,以促進和傳播拉丁美洲攝影的多樣性。

《白色沙漠中的紅色木乃伊》(Red Mummy in the White Desert),拍攝于埃及撒哈拉大沙漠,2008 ? Alfredo De Stefano

你目前在做什么?

阿爾弗雷多:我正在拍攝一個叫做《滅絕》(Extinctions)的系列,所有照片都是在我居住的沙漠附近拍攝的。

我一直在拍視頻,期間也拍照片,視頻是圖片的補充。在這個項目中,我選擇了無人機拍攝,雖然幾乎每個人都在使用這些設備,但我采用了不同的拍攝方式。

你使用無人機的方式有什么不同?

阿爾弗雷多:無人機拍攝的圖像或視頻基本都是鳥瞰圖,以前需要直升機才能看到;而今天,專業人士和業余愛好者通過無人機便可得到數百張幾乎相同的照片。

相比之下,我使用無人機在沙漠中創造 “干預”,并從不同角度拍攝,在視頻中增加了一個新的運動維度。

不斷在世界各地的沙漠中拍照,你有什么體會?

阿爾弗雷多:法國博物學家西奧多·莫諾德(Théodore Monod,1902-2000 ) 寫道:“沙漠讓我們興奮,因為它們在人類到來之前就向我們展示了大自然。

它們也可能代表著世界如何看待人類的消失。” 我要補充他的話:看起來似乎沒有什么東西活著,甚至沒有希望,但這種 “壞名聲” 是沒有道理的。畢竟,沙漠是生與死相遇的神奇之地。

阿爾弗雷多·德·斯蒂法諾

作者阿拉斯戴爾·福斯特簡介:策展人、作家和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兼職教授,現居悉尼,工作范圍遍及全球各地。點擊 www.culturaldevelopmentconsulting.com 以了解更多

(圖:阿爾弗雷多·德·斯蒂法諾;文:阿拉斯戴爾·福斯特;編譯:空靈)

(本文原刊載于《攝影世界》2019 年 7 月刊)

分享到微信

首頁 » 影像 » 在 “生死交匯” 的地方,他拍出了如詩如畫的風景

财神捕鱼打财神秘诀 广东时时11选五结果查询 四川快乐12选5基本走势图 秒速时时计划 超级大乐透下载最新版 湖南快乐十分基本 冠亚大小稳赚 足球即时指数手机版 福彩十分开奖快开 提供六肖中特免费资料 615678大赢家24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