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張標志性照片和它們背后的相機

12 張標志性照片和它們背后的相機

很多時候,一張照片勝過千言萬語。在一些關鍵的歷史節點,總有一些照片因為深刻的社會意義或深遠的社會影響,伴隨著那些時刻被一起書寫在歷史中,并在全世界廣泛傳播。

雖然有些照片知名度非常高,但若要讓大家說出照片背后拍攝者姓甚名誰,恐怕算得上有些難度,而對拍攝這些標志性歷史照片的照相機,人們更是知之甚少。

下面這些照片,你或許已經在無數場合看到過 n 次了,但你知道它們都是用什么相機拍下的嗎?

1.《地出》(Earthrise),William Anders,1968 年 / 改良的 Hasselblad 500 El

《地出》這張照片已經有半個世紀的歷史。1968 年 12 月 24 日,世界時 16:00,NASA 的阿波羅 8 號飛船正在軌道上繞月飛行。

當指揮艙繞倒第 4 圈,到達月球背面時,宇航員威廉·安德斯(William Anders)突然看到地球正從月球的地平線上緩緩升起。安德斯趕忙拍下了這張照片。這張照片的拍攝使用了哈蘇 500EL 相機。相機經過了改裝,裝有一個 70 毫米膠片盒,使用柯達定制 Ektachrome 膠卷。

2.《911 雙子塔大火》,Lyle Owerko,2001 / Fuji 645Zi

2001 年《時代》雜志封面照——911 雙子塔大火。拍攝者是 1968 年出生的攝影師萊爾·奧威爾科(Lyle Owerko)。悲劇發生的那一刻,他正好位于雙子塔下并用相機拍攝到了這一幕,這張照片最后成為了《時代》雜志的封面照片。

當時,他使用的相機是富士 645zi,相機使用 120/220 膠卷,配置了 55-90mm(等效 135 畫幅為 34-56 mm)變焦鏡頭,內置彈出式閃光燈。

3.《自焚僧人》(Burning Monk),Malcolm Browne, 1963 / Petri

1963 年 6 月 11 日,越南大乘佛教僧侶在繁忙的西貢路口自焚身亡,以抗議南越政府迫害佛教徒。時任《紐約時報》記者馬爾科姆 · 布朗(Malcolm Browne)因拍攝了這張震驚世界的照片獲得當年 “世界新聞攝影獎”(荷賽),而這次越戰的報道,更為他贏得了普利策獎。這張照片也成為了半個世紀以來標志性照片之一。

布朗使用日本生產的百麗(Petri)相機拍攝。

4.《阿富汗少女》,Steve McCurry,1984 / Nikon FM2

1984 年 12 月史蒂夫·麥凱瑞(Steve McCurry)在巴基斯坦難民營中,拍下了著名的照片《阿富汗少女》。這張照片于 1985 年登上美國《國家地理》封面。照片中的阿富汗女孩莎爾巴特?古拉(Sharbat Gula),直到 2002 年被《國家地理》雜志重新找到之前,渾然不知自己的肖像引起世人廣大的回響。

5.《移民母親》(Migrant Mother),Dorothea Lange,1936 / Graflex Super D.

照片拍攝于 1936 年 3 月 6 日,拍攝者是聯邦農業安全局的一名攝影師多蘿西婭·蘭格(Dorothea Lange)。

《移民母親》畫面中這位農場女工人身邊依偎著兩個年幼的孩子,腿上躺著一個熟睡中的嬰兒。她的目光朝向遠方,一只手輕輕托腮,顯然正在沉思之中。愁云密布的神情,破爛不堪的衣衫,以及身旁邋遢的孩子,無不昭示著這個家庭和 1930 年代千千萬萬個其他普通家庭一樣,正在經濟蕭條的苦海里掙扎。

6.《D-Day》, Robert Capa, 1944 / Contax II

《D-Day》是著名戰地攝影師羅伯特·卡帕最經典的照片之一。1944 年 6 月 6 日,卡帕作為唯一一位隨第一批登陸部隊參加諾曼底登陸作戰的攝影記者,攜帶康泰時相機(Contax II)、50mm 鏡頭和數卷膠片隨軍在奧馬哈海灘搶灘。

當時共拍攝了 106 張底片,但除了 11 張以外,其余的都在倫敦《生活》雜志暗房事故中被毀。

7.《勝利日之吻》,Alfred Eisenstaedt,1945 / Leica IIIa

《勝利日之吻》描繪的是 1945 年 8 月 14 日在紐約時代廣場,時值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紐約民眾紛紛走上街頭慶祝勝利。一位水兵在時代廣場的歡慶活動中親吻了身旁的一位女護士,這一瞬間被《生活》雜志的攝影師阿爾弗雷德·艾森施泰特(Alfred Eisenstaedt)抓拍下來,成為傳世的經典歷史畫面。

這張照片的拍攝器材是徠卡 IIIa,1931 年生產。這臺歷經滄桑的相機于 2013 年在維也納被拍賣。最終出價高達 114000 歐元,相當于 90 萬人民幣。

8.《國旗插在硫磺島上》,Joe Rosenthal,1945 / Speed Graphic

這是美聯社隨軍記者喬·羅森塔爾(Joe Rosenthal)于 1945 年 2 月 23 日拍攝的一張標志性照片,描繪了六位美軍戰士在硫磺島折缽山豎立美國國旗的情形。照片中出現的六人,其中三人不久即陣亡。

這幀照片十分受歡迎,旋即成為許多雕塑和繪畫作品的原型,在很多美國電影中都有模仿。它也成為唯一一張當年拍攝當年就奪得普利策攝影獎的照片。

9. 披頭士經典專輯《Abbey Road》封面,Iain Macmillan,1969 / Hasselblad

1966 年 11 月 9 日,約翰·列儂(John Lennon)在 Indica 畫廊遇到了小野洋子,后來她將他介紹給了伊恩·麥克米倫(Iain Macmillan)。1969 年,約翰邀請他拍攝艾比路的封面。披頭士樂隊在倫敦圣約翰伍德艾比路的 EMI 工作室錄制了他們的大部分音樂。他們決定在路上命名他們的最后一張專輯。

麥克米倫拍攝這張傳奇的艾比路照片,使用哈蘇相機和 50mm 鏡頭,光圈 F22,快門速度 1/500 秒。

10.《戰火中的女孩》,黃功吾,1972 / Leica M3

1972 年 6 月 8 日,越南戰爭已接近尾聲。南越一架飛機向南越平民誤投了燃燒彈。從天而降的凝固汽油彈迫使孩子們驚慌的逃命,一個女孩被彈片擊中,不得不扒掉燃燒的衣服,這張極富沖擊力的照片真實反映了越南戰爭的殘酷。

美籍越南攝影記者黃功吾的這幅照片很快就被刊登在美國《紐約時報》的頭版上,轟動全世界。隨后這張照片獲得 1973 年的普利策獎。

11.《英勇的游擊隊員》,Alberto Korda,1969 / Leica M2

《英勇的游擊隊員》由阿爾韋托·科爾達(Alberto Korda)拍攝,這張照片也是切·格瓦拉的標志性照片。科爾達表示,他拍攝這張照片的時候,被格瓦拉的面部表情所吸引,表現出 “絕對不可容忍” 以及憤怒和痛苦。照片拍攝時,格瓦拉 31 歲。

12.《救生云梯斷裂》(Fire Escape Collapse),Stanley Forman, 1975 / Nikon F

《救生云梯斷裂》由史丹利·弗曼(Stanley Forman)在 1975 年拍攝。當時,19 歲的戴安娜·布萊恩特和 2 歲的蒂亞爾·瓊斯從消防逃生梯墜落。這張照片獲得 1976 年普利策獎。

分享到微信

首頁 » 影像 » 12 張標志性照片和它們背后的相機

财神捕鱼打财神秘诀 2019白小姐网站期期准 极速赛app官网 平特一肖來電 时时彩官方APP叫什么 藏分后怎么弄出来 陕西快乐十分计划预测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168 重庆时时在线观看 辽宁11选5遗漏top10 北京赛pk10走势图改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