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一億像素相機拍攝官方樣片,是種怎樣的體驗?

為一億像素相機拍攝官方樣片,是種怎樣的體驗?

2019 年 3 月 20 日,我正式收到富士公司的邀請,為即將問世的富士一億像素無反中畫幅數碼相機拍攝樣片。

當被告知我將代表中國 X-Photographer(富士簽約攝影師——編者注)最早拿到 GFX100 工程樣機的時候,我心里頓感忐忑,我知道這是千載難逢展示中國風光攝影師才華的機會,但我也怕不能圓滿地完成任務。

f/20,1/4 秒,ISO 100

富士日方代表倒是很輕描淡寫地說了句 “Victor, 我們需要的就是極致,這是你的強項,不是嗎?”

我點點頭,望了望看似有幾分笨重的樣機。但當拿在手里時并無我想象中的沉重,我知道手中的這個 “家伙”,對我來說將會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f/9,20 秒,ISO 250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

拍攝地點我心中早就有數,四月底截稿,能拍攝的時間基本上只有四月上旬。放眼全世界,這個月份最精彩的當屬南美洲,因為這是他們的秋天,而南美洲風光之冠非阿根廷和智利交界的巴塔哥尼亞莫屬。

我認為那是 “極致” 二字的代表,但如何把照片拍好,一半靠計劃,一半則靠運氣。

我制定了一個詳細的準備步驟,首先是熟悉器材。由于富士上海公司也是剛剛拿到 GFX100 樣機,因此沒有人能夠詳細說明每個按鍵的使用方法。

技術人員自己琢磨了一天后,給我做了一個簡單的操作模擬就匆匆收場了,剩下的相機摸索工作就得由我自己來完成。

f/11,1/13 秒,ISO 100

這臺中畫幅相機跟以往富士的設計有很大不同,快門和 ISO 感光度的機械撥盤被取消了,大部分參數調整靠電子控制。

而且其他幾個相似的功能鍵也有所改變,所以測試這些按鍵的功能耗費了我半天左右的時光。

當幾張清晰的圖片從顯示屏上顯示出來,各種拍攝參數也如我所愿的時候,我把它放進了攝影包,一個攝影師對自己器材的了解僅此而已,拍到照片就行。

接下來需要準備的是拍攝計劃,這是我職業生涯幾乎天天做的事情,但這次的任務有所不同。我需要用環境、光線及構圖來展現這臺一億像素無反中畫幅數碼相機的優勢。

f/9,1/250 秒,ISO 100

首先就是惡劣天氣的考驗。智利三塔峰氣候多變,這個地點我不但要拍好,還要給機器一個徹底的壓力測試。

阿根廷菲茲羅伊山氣勢恢宏,大風光最能體現它的畫質和細節,拍攝景物也是從流水到雪山,再到湖泊和樹林,早晚光線造成的大光比也是極佳的創作環境。

因此,我計劃先到智利拍攝三塔峰,再去捕捉百內角的光影,最后到阿根廷的菲茲羅伊和托雷鋒露營,把各種環境、場景和光線都拍攝一遍。

當然,能夠出作品的前提是要有好天氣的眷顧,最好是惡劣環境與艷陽天交織,風起云涌最能凸顯 “極致”。

f/11,1/125 秒,ISO 100

初戰告捷

拍攝第一個點 “智利百內三塔峰” 出奇得順利,首次沖頂就遇到了難得一遇的斑駁金光,流水與山巒交相輝映,霧氣伴隨紅云。

我的兩只三腳架同時工作,GFX100 負責拍攝圖片,X-T3 負責拍攝工作的視頻及延時攝影。

我就像深諳此道的老行家一樣,有條不紊地擺著機位,按動快門,身體輕盈地穿梭于不同的拍攝點。

然而第二次沖頂,我遇到了大暴風雪,如果是平時我會抱怨運氣不佳,但是帶著這臺工程機我則無比興奮。

f/26,1/3 秒,ISO 100

因為這正是我要的 “惡劣天氣”,沒有什么比這個更能測試機器的性能以及拍攝不同的雪景主題了。

我近乎于瘋狂地跑過每一個打滑的巖石,把相機摔在雪里,撿起來,在冰上奔跑,在水上低機位構圖,直到我看不清取景框。

山頂能見度幾近降到零的時候,我才從一條難以辨認的徒步路線上勉強下山。但我心中狂喜,一個早晨艷陽天,一個早晨冰天雪地,還有什么比這樣的反差更能把我的拍攝推到 “極致”?

遭遇挑戰與挫折

在巴塔哥尼亞拍攝,體力上的挑戰是必不可少的,尤其是著名的 W 徒步路線最為艱難。

即使我選擇在離菲茲羅伊和托雷鋒最近的兩個營地搭帳篷,從營地出發至計劃中的幾個拍攝點,也需要很強的體力支撐。

f/11,1/30 秒,ISO 200

在去拍攝地點的途中,我要攀登經過幾處懸崖和巨石,這讓我基本上只能攜帶一個機身和鏡頭,勉強外加一支最輕的三腳架。

在天未亮時,我就需要 90 度攀巖翻過一個山坡,抵達亂石崗之后,再行走幾公里才能找到冰川湖。

于是在冰冷的夜,頭頂昏黃的光在花崗巖上反射,濕漉漉的青苔在我的腳底作祟,汗水浸透了我的快干衣,再蒸發,再潮濕。

我跌跌撞撞來到了山腳下,湖泊邊,時間剛好夠架起相機,此時,紅云泛濫。

f/11,1/5 秒,ISO 100

而真正的好日子是攀登到菲茲羅伊下最近的一個湖泊——號稱 “巴塔哥尼亞之最” 的地方,全程上升,坡頂積雪,過半時間暴露在無遮擋的山體之上,在日出前抵達。

前一天晚上抵達營地的登山客向我透露了今天多云轉晴的消息,這是我最期待的天氣。

當看到天剛蒙蒙亮的一刻,我又充滿失望,完全看不到山頂,濃云密布,湖泊都是灰色的。我跳上一塊巨石,期待著奇跡發生。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天空就像被施了魔法,突然破裂開來,光線從天而降。

紅色及金色的光朝山頭上傾瀉,整個世界都變了樣,就像是為富士一億像素無反中畫幅相機導演的好萊塢大片,劇情在這一刻達到高潮。

十六天的拍攝很快結束,我帶著心滿意足的作品回國,開始給上海富士工作人員傳輸樣片,但得到的反饋令我崩潰。

f/22,0.62 秒,ISO 100

可能是我自己疏忽打開了鏡頭自動校正功能,導致使用 JPEG 格式拍攝的作品不是東京總部所期待的,并且由于該機器還未上市,Lightroom 等修圖軟件暫時還不能讀取 RAW 格式文件。

這讓我犯難了!截稿日很快到來,我無法修片傳過去,再一次陷入到深深的自責中。而沒過幾天我又得到了一個好消息,最新的固件更新來了,RAW 可以機內轉位 TIFF 格式,就不存在 JPEG 鏡頭校正的效果了。

我欣喜若狂,馬上把最好的幾張轉化,倒入 Photoshop ,做簡單的調整后傳過去,最終虛驚一場。

攝影師阿劉

總之,巴塔哥尼亞的日日夜夜給了我攝影創作的 “極致” 風景,富士一億像素無反中畫幅數碼相機給了我得心應手的武器,于是我斬獲了自己全年最值得稱道的作品。

這不僅僅是一次樣片拍攝,還是一次我個人的完美攝影之旅。

(圖文:阿劉)

分享到微信

首頁 » 影像 » 為一億像素相機拍攝官方樣片,是種怎樣的體驗?

1 條評論

  1. art

    有點肉麻

評論功能已關閉!

财神捕鱼打财神秘诀 白小姐手机最快报码开奖结果 35选7开奖 福彩时时彩走势图 篮球欧赔即时比分 死公式一肖中特 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生肖 指数交易骗局 注册送彩的彩票app大全 排三开奖开奖直播 斯诺克世界杯